摆在家里的人工智能,竟然要取代你的老婆?

  科技圈的风口一年一变,从2015年的智能穿戴狂潮,到2016年的“VR元年”,再到如今2017年,“人工智能(AI,Artificial
Intelligence)”成为了科技公司发力的新目标。

  在刚刚闭幕的GMIC
2017北京站,无论是科学巨匠斯蒂芬·威廉·霍金对于人工智能是否能开创人类文明新纪元的展望,李开复博士对于人工智能为人类创造价值的演讲,还是众多企业大佬对于现阶段人工智能的成果展示,都明确显示出当前科技圈对于人工智能研发的热衷。

  既是对手,也是助手

  你我所熟知的人工智能,或叫AI,最早往往是被内置在游戏中,作为对抗玩家的一条程序。随后这个程度不断被人们所开发,不仅可以作为对手对抗人类,还可以在对抗的过程中总结经验,进行“深度学习”,用以不断完善自己。这其中名声最为显赫的,就是曾经大胜李世石、即将迎战围棋目前世界第一的柯洁的AlphaGo了。

  AlphaGo的深度学习能力固然值得称赞,但实际意义并不如其名声那样重大。在不少科学家看来,技术不仅要具有开创性,对人类能创造价值才是更为重要的。

  说到创造价值,莫过于代替或辅助人类完成一些事情,来提高人类社会的生产效率与生产力。

  纷至沓来的语音助手

  虽然计算机相比于人类可以完成不少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的任务,但是对于“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”上,计算机对于情景的判断还是要略逊人一筹。

  如何让机器理解人类的行为?


  目前国内外很多公司都把精力放在了语音助手方面。

  从早些年间的苹果傲娇女神Siri、微软姐妹花小娜小冰、谷歌的Google
Assistant,到这两年亚马逊Alexa和三星的Bixby,国内也有百度语音助手度秘等应用。

  各家都在努力开发自家的语音助手应用,一方面作为智能手机标配,虽然使用率不高,但没语音助手总会让人感觉天生残疾;另一方面,语音服务作为流量入口,连接的是科技公司各自的软件与服务,自然也就成为了厂商必争之地。

  智能音箱,AI电子的下一个风口?

  如果说“语音接受、语义识别、信息反馈”是智能语音助手在技术上需要攻破的难关,那么如何让人机对话变得自然,则是厂商需要帮助消费者攻克的心理难题。

  Creative
Strategie调查了手机用户在公开场合下使用语音助手的情况,结果发现安卓用户中,只有12%会在公开场合下使用语音助手;iPhone的比例更低,只有3%。

  就目前看来,人们不愿意使用语音助手的原因,主要因为目前的语音助手(尤其是手机内置的语音助手)在人类的社交中并没有实际的定位,很容易让使用者陷入社交尴尬。

  试想在一个充满“人”的环境中,某人冷不丁喊出一句“Hey,Siri”,在这个每天人与人之间无数次交流的社会中,人与机器的交流在其他人眼中则被视作“异类”。即使能够满足任务上的需求,但语音助手无法填补的是社交上的空白。

  小编至今无法忘却那天调戏微软Cortana,喊出“你好,小娜”时,我边上的同事小娜对我投来的关爱智障般的眼神。

  而无法让语音助手获得“与人交流”同等待遇的,还是其受限的能力,且不说如今语言助手毫无感情让人出戏的语音,就看它“机械性”地执行操作,使用者甚至会有一丝智商水平被拉低的担忧。

  就比如用苹果AirPods唤出Siri调节音量时,每次不仅会打断内容播放,而且只能调节一格,需要使用者如同复读机般多次重复,远不如直接点按手机音量键来得便捷。


  所以科技厂商逐渐改变了语音助手的使用方向,将其使用场景逐渐移出我们常见的社交场合,转而放在了比较私密的家庭场景之中,避免了社交尴尬。

  于是科技圈大佬们开始研究起了 “智能音箱”。前有亚马逊Echo,后有Google Home,据悉苹果可能也在私下研究智能音箱产品。

  音箱天生可以发声,加个麦克风,就成为了一种与人类很自然的交互方式。而音箱本身的产品形态,则更加针对家用,虽然少了几分便携型,但有持续供电加持,机箱体积也可以搭载多个麦克风组成列阵,更加准确地捕捉和识别声音。

  目前家庭环境里面,电视机、机顶盒等设备,与之对话就会跟怪。而在欧美国家,大多数家庭对于音乐播放有着较高的需求,音箱则成为了家庭的标配。

  一个音箱,加上一个语音助手,看似并不比手机上的Siri高明多少,但由于在家中,如果可以搭配各种智能家居的开关与调度,智能音箱时刻待命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。

  举个例子,对于大多数周末在家懒床男人来说,此时突然想收看电视节目,无论是“起身走到电视前按动开关”,还是“寻觅遥控器远程操纵”,都比不上一句“老婆,帮我把电视打开”来得简单省力。

  当然,这么做的前提是,要么你有个老婆,要么你家里有一整套可以通过智能音箱(或手机)遥控的智能家居。然而,这两个都不便宜……